连接大世界 ——快乐,是因为有梦

2012-09-11 10:56:31

复旦大学法学院  董雪

真正对支教有比较具体地了解还是在刚刚进高中的时候,校友交流会上有已经毕业的师兄师姐返校介绍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他们详细又生动描述的那些支教点滴故事,给我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即使到了现在,回想起那次交流会,清晰的记忆就好像一切都是刚发生不久的事情。那个时候心就蠢蠢欲动,支教的梦想也顺理成章跟着我来到大学。本科阶段我在上海农民工子弟学校做过志愿者,给小朋友补习数学。另一方面,也一直在努力寻找机会争取参加支教相关的社会实践,但是很巧也很遗憾,曾经有过两次来贵州支教的机会都因为各种原因而错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研究生阶段意外借蒋震奖学金这次机会来支教,真是非常喜出望外。

和若干年前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栏目大力宣传的宁夏西吉中学一样,乌江复旦中学也和复旦也有着解不开的情缘,每年都会有一批长期志愿者来到这里义务支教,我本科的同班同学何代东已经在这里支教快一年了,这次支教出行前他非常热心地给我提了很多建议和帮助。

                                                          

六月二十九号下午,在当地老师周到热情地接应下辗转两个钟头的蜿蜒山路,我们终于来到了学校。学校在九庄镇上,隶属著名红色老区贵州省息烽。在这里,每一天都看得到透亮的蓝天和随风摆动的白云,晚上还有布阵清晰的北斗七星。只是高原上的阳光略有些热烈,好在总有阵阵的凉风吹拂送爽,裹夹着阳光、水稻和泥土的气味。学校坐落在一块平整的地面上,这在“地无三里平”的贵州并不多见。四周被矮山环抱,矮山上生长着葱翠的绿色植物,钢筋水泥盖起的楼房在一片绿中格外显眼。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到站头一天就被接站老师的淳朴善良深深打动,也格外期待即将面对的一群孩子会带来怎样的惊喜和感动。

由于此次支教安排的时间较短,我们不可能像长期志愿者那样开展连续性教学工作。那么,用怎样的方式开展活动才能最大限度地让孩子们从中受益获得启发?经过团队讨论,以及和学校老师的沟通,结合实际情况我们决定采用讲座和班会的形式展开活动,因为通过讲座可以介绍针对性更强的信息,组织班会则能更直接了解孩子们的心声,也可以再最短的时间接触更多孩子传达最大信息量。

正如期待的那样,这里的孩子确实带给我很多惊喜。她们中有些人比我之前想象地热情主动得多,真没有想到住进女生宿舍的当天晚上,就有好几个小姑娘主动敲门要和我们交流。这种友好和信任,对初来乍到的我来说非常珍贵。尽管那天晚上已经非常疲惫,我们还是聊到了很晚,也让我看到了孩子们的心里世界。在这里住宿的孩子家大多在更远更偏僻的山里,常常一个月回一次家。父母都在外地打工,团聚的日子只有每年过年,条件好一些的,有的时候爸妈暑假会接他们过去住一段时间。他们大多不是独生子女,家里还有读小学的弟弟妹妹,农忙的时候要帮着爷爷奶奶料理家务农活。其实这群看起来活泼好动的孩子,她们内心免不了孤单,非常渴望感情的关怀。

有个小姑娘后来悄悄写信给我,她爸妈在外打工,平时多半在学校学习生活,她觉得没有处理好同学关系,不知道如何才能和周围的人更好更融洽地相处。她好奇早恋,问我早恋好不好、会不会影响学习。对外面的世界有渴望也有恐惧,对于未来更是感到迷茫、不知所措。她说这些让她很痛苦,甚至觉得无助。看着才十四五岁的花季少年心事重重、背负压力脆弱无力的样子,让我很心疼。我给她回了信,告诉她我曾经也有过诸如此类的困惑,而之所以有这些困惑是因为还没有找到确定的奋斗目标。每个人心里都要有目标,找准了目标,眼前的这些困惑就会像烟雾,在向着目标努力的时候越来越淡直到最后烟消云散。会快乐,也是因为有梦。任何人都不可能孤立的生活和学习,特别是在爸妈不在身边的时候,更加需要和身边的同学多多交流,这是基本的心理需要,而且友谊带来的认同感和慰藉也是努力进步的正能量,当你真诚地迈出第一步会发现对方也同样向你微笑和靠近。至于感情,我告诉她这是青春期健康成长的表现,没有必要羞怯甚至压抑,不过现在的身份是中学生,最重要的还是努力学习功课,如果能够互帮互助积极进步也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直到现在我们保持联系,偶尔在QQ上聊聊天。事实上,相信这个小姑娘的困扰不是只她一人有,可能是这些正处青春期的孩子共同的困扰,而问题是这群空巢孩子父母不在身边,一大堆困惑长时间压在心里,找不到适合的人询问和解答,对他们的成长很不利。“身心健康,身随心动。”心的成长其实更值得呵护,却又往往最容易忽视。如此一来,定期和不定期的心理辅导是十分必要和重要的,学校或者今后长期志愿者如果能在这方面投入些精力和时间,对于孩子们来说肯定会是终身受益的事。

此外,班会上还发生的很多有趣故事,我和李昭是去同初中部七年级和八年级的孩子交流,我们特意趁着课间休息提早十分钟去教室,结果还没等走进教室门,就在走廊上被热情可爱的孩子们围住了。其中有个男生我印象很深,他略微沉默地站在一旁,眼角上缠着纱布,我问他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不听话打架挂彩了,旁边几个孩子起哄他可是好学生、是他家大管家,我这才知道他是骑摩托车给家里买东西路上摔的,这群孩子确实比同龄城市的孩子更懂事。上课铃声响了,我和李昭几乎是被簇拥着进教室的,一进门孩子们显然是事先商量好了的,整齐划一热烈经久的掌声,热情洋溢简单真诚的笑容,简直快要把我融化了。

教室打扫得很干净,四周墙上贴着各种班级通知和墙报,讲台右侧靠窗的墙角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中学生实用工具书、作文书,还有一部分小说。教室坐得满满的,大概有四五十几个学生,精神饱满青春飞扬,其实和他们一样,我对接下来的这一节课也充满期待。要讲什么呢,完全由孩子们做主。起初担心孩子们拘谨不好意思举手提问,就告诉大家可以把想要了解的问题写在小纸条上传上来。出乎意料的是话音刚落就有个小男生举手问我:老师,我可以直接问吗?其他孩子也纷纷响应他的建议,这份积极和主动着实令我惊喜不少。

 

 

 

 

他站起来问了第一个问题,问我们九庄和上海有什么不同?有好几个孩子附和,他们想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和电视上的一样吗?这个问题看似很好回答, 其实不见得。这群刚上初中的孩子,去过最远的地方是息烽县城,有的甚至还从没离开过九庄镇。他们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言谈之间却也流露出些许恐惧。我告诉孩子们,上海是大城市,从物质生活条件上讲比这里方便很多,就像在电视看到的那样,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也有孩子们看不到的都市忙碌,晚上十一二点办公室里加班加点的小职员,快速的节奏稍作迟疑就会被甩开,人和人的交往也只能点到为止。九庄这里景致静人心,环境简单、生活平静,如果你打算不出远门,可能这一辈子与你打交道的就是身边的邻里街坊。不过我还是鼓励孩子们有机会出去看看,去体验下那种有挑战生活,也尝试去了解更复杂的想法。我们每个人对于陌生都会多多少少怀有恐惧,一旦迈出第一步,你会发现曾经令你恐惧的未知世界其实也不过如此,依旧可以仰天大笑出门去。孩子们告诉我,他们到了高二学校里开放交流的机会,只要成绩 优秀,自己再出一部分钱,就可以到上海复旦附中交流学习。我和李昭趁热打铁,鼓励孩子们刻苦学习,“知识改变命运”,等他们考大学的时候就可以去自己向往的城市学习和生活。没有想到孩子们第一个问题就这么实在,当然能够给孩子们加油鼓劲儿我们更满足。

有个未来想做记者的女孩子,问我们当初是怎么读书的,说现在他们读书很累很辛苦。我告诉她,其实我们当年读书和他们现在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并不比他们轻松。同样是安排满满的课程表,拗口需要背诵的文言文,越写越长的英文单词,各种数学公式化学配平式。其实大家都在读书,需要完成的任务是一致的,那么为什么有些人看起来很痛苦,有些人反而很轻松甚至乐在其中呢?这就是学习态度和方法的问题了。学习是一件需要持之以恒的事,虽说比起下地干活的确轻松许多,但这种脑力劳动更加挑战意志力。所以呢首先心中要有努力坚持的信念来支持和鼓励自己不要放弃。其次就是学习方法了,没有科学的学习方法,就好比一个人精神饱满打算乘风破浪却不知道怎么用巧劲儿来开船划桨,落得筋疲力尽满头大汗依旧原地打转。其实学习是讲究战术策略的,比如合理安排学习时间,有问题及时向老师同学求教,平时课下多做练习题,触类旁通举一反三,有时候还需要发挥想象力开拓思维,多多和同学交流心得,相互鼓励和大气甚至较劲儿,也是督促自己上进的方法。

有位小朋友抱怨英语学习很痛苦,问我们英语怎么学?李昭在这方面分享了她的学习经验,兴奋地传授她各种学习方法,联想记忆法、词根记忆法,孩子们听得很仔细还认真地做起笔记。英语的作为交流工具的重要性孩子们心里是明白的,可能受限于条件没有机会接触到更好的资源,我们告诉孩子们其实没有必要多虑,和数理化不一样,学英语只要肯下苦功夫背单词背课文,成效是最明显的,不要灰心只要坚持一定会看到进步。

接连回答的都是关于学习的问题,这个班的孩子们学习热情还是蛮高的。不久,有个小朋友有些不大好意思问我们早恋会不会影响学习。这个问题一下子调动起全班同学的讨论热情,孩子们马上变得比之前更积极了,我和李昭还开玩笑问他是不是已经有了小女朋友。其实来之前我们就准备给孩子们做有关青春期健康教育方面的讲座,因为青春期是心理成长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特别是对这群父母不在身边的孩子而言,心里非常脆弱敏感,非常需要有人为他们做心理辅导。我们告诉孩子们青春期对异性有好感是正常的心理,我们也是从那个时候走过来,这并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如果两个人能够相互帮助和鼓励共同进步,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不过,无论是与谁相处,都要注意把握分寸。人在青春期的时候喜欢模仿,大家要学会分辨什么是对自己成长有益的,“则其善者而从之”。……

孩子们平时住在学校,没有电视没有电脑,他们喜欢唱歌放松,最喜欢听beyond的《海阔天空》、《真的爱你》,几乎每个人都会唱。相聚的时间总是短暂的,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临别的时候,有些难过,我和李昭合唱了一首歌《最初的梦想》送给孩子们。真心祝福每个孩子最终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路,那是一条充满鲜花值得你们去奋斗的路,付出青春和努力,不留遗憾,坚持到底,会看到想象的世界。

此次支教的圆满和顺利,离不开学校老师、在校支教校友的支持和帮助,感谢王老师、杨校长、班主任等的悉心安排,感谢长期志愿者乐欢、代东、钦夫、婧红的建议和协助。还要感谢这一路同甘共苦、同进同退的兄弟姐妹。感谢队长孔羽出行前细致的调查接洽,感谢飞哥各种金点子,感谢兆哲勇挑重担,感谢阿杜的感冒药,感谢小红家访,感谢飞飞的晾衣架,感谢娇丽的驱蚊贴,感谢小美幽默智慧的段子,感谢药王叨叨的清凉油治愈姑娘们腿上的大红包。当然,也要感谢蒋震教育基金给我们的鼎力支持。这一路的喜悦和感动、这一段挥之不去的记忆,总是写不完的。

2009-2017 © 复旦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2017 © Fudan University Education Development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012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