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行,一路欢笑一路收获

2012-09-11 12:57:58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  陆娇丽

贵州之行可以用两个非常朴素的词来形容:充实、快乐。充实,在于圆满完成了支教实践任务,无论给予还是收获都颇为丰富。快乐,源于这个十人“贵州团”乐观、积极精神和天马行空、才华横溢的各种创意。那些人、那些事可能会永远停留在记忆里,触动我。
    贵州之行留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些孩子。他们既有山里人的热情、淳朴,又洋溢着青春期少年的调皮、叛逆和好奇心。他们的笑容让我看到了感动和希望,他们的忧愁让我感到心痛和责任。初中的小朋友,初生牛犊不怕虎,总喜欢和我们闹腾;高中的少男少女注视着我们,似乎希望在我们身上看到未来的自己。我们这些大城市里来的哥哥姐姐对他们来说,或许是“稀客”,他们看到我们既腼腆又好奇,但都非常热情,记得我第一次跟着支教老师下班的时候,那些孩子都瞪着大眼睛、满脸笑容地看着我,好多孩子站起来让我们跟他们一起坐。晚上,我们一回到寝室,就有女生成群跑到我们寝室来,要找我们聊天,要我们给她们讲笑话、说大学里面的趣事,到深夜都不肯离开。她们身在大山,却是多么向往外面的世界、精彩的生活!我希望这种好奇心和憧憬永远不要泯灭,支持他们离开大山,去外面的世界追寻自己的梦想。


    当然,这是我们接触到的孩子,他们积极主动、活泼开朗,还有更多我们没有机会接触和交流的孩子,他们或许更需要关注。当地的老师告诉我们,学校里七八成的孩子都是留守儿童,因为父母常年不在身边,缺乏家庭温暖和完整的家庭教育。有一个极端的例子是有个高中生,家里还有三个弟弟妹妹,父母都外出打工,家里没有任何其他大人,平常就是大孩子带小孩子,这个高中生要照顾三个弟弟妹妹。那天清晨,我们在红军坟看到一个小男生躺在地上睡着,也许是被我们的声音警醒,他略带惊恐和羞涩地看着我们,然后起来换了个地方。这孩子肯定是在红军坟上睡了一夜!可以想见,他肯定是留守儿童,父母不在身边,无人照顾。我心疼这些孩子!18岁以前,我们理应是无忧无虑的,享受快乐的童年和无所顾忌的青春期,享受父母的关爱和照顾,但是这些孩子却还没来得及真正学会独立和自强,就被迫孤独,他们的内心其实是非常脆弱和孤寂的。他们是祖国未来的花朵啊,他们正需要浇灌和爱护,是谁剥夺了他们享受被父母关爱和照顾的权利?他们的父母是否知道他们的心声?谁能让他们的父母回家?


    印象深刻的还有学校老师,他们的热情,他们的无奈。对于我们这些素不相识的大学生实践队员,乌江复旦学校的老师真的是热情洋溢、关怀备至,对我们在学校期间的日常生活考虑周全。派车去机场接我们到学校,虽然车子不大、有点破旧,却载着我们翻山越岭进入大山中的学校。安排我们住进女生寝室,虽然简陋,却收拾整洁,床单和被套都是崭新的,接待我们的初中部简校长还给帮我们去借了十几个脸盆,告诉我们宿管阿姨就在楼下,有需要可以去找她帮忙。晚上学校老师邀请我们在九庄镇招待所共进晚餐,虽然没有大鱼大肉,但也都是当地特产,餐桌上老师们对我们的到来表示高兴和欢迎,沉静的大山需要我们这样一些年轻的大学生来注入新鲜活力、播撒希望。在学校实践的一周,学校对我们的活动给予大力支持,为我们安排时间和场地与学生交流,对我们的生活也时常悉心问询,没有虚华没有矫揉,他们的淳朴和热心真的让我们感动。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学校老师为我们送行,他们期待有更多的大学生来学校看看,给孩子带来希望和憧憬。他们言谈中也经常提到去上海复旦附中交流学习的经历,他们非常珍惜这样的机会,让他们开阔眼界,给他们新的启迪。离开的那天清晨,因为要赶车,我们自己都是半睡半醒的状态,但是当我们出来的时候,简校长已经等在校门口为我们送行,也是因为学校老师的缘故,开往贵阳的班车特地到校门口接我们。很多很多细节,我留意的、没留意的,记住的、没记住的,学校老师真的给了我们太多太多的帮助和支持,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们的实践活动也不可能如此顺利。我们只不过是几个尚未踏入社会的青年大学生,但在他们眼里,我们充满才气,我们接触最前沿的信息,他们羡慕我们、赞赏我们,让我们更加感到荣誉和责任。我们是天之骄子,我们也是时代的幸运儿,我们有更多的责任回馈社会!

 

 

 

 

        然而,老师们对于学校的教学工作也常常无奈。因为很多学生非常顽皮,这里的老师上课都要配备一个教鞭,谁扰乱课堂纪律,就要挨鞭子,否则学生们起哄,根本没法儿上课。他们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他们也深爱着心疼着这些孩子,但是由于缺乏良好的家庭教育和引导,对于顽劣的学生,他们也无能为力。在我们去学校的车上,开车的老师说,就在前几天,一个学生考试不及格又在课堂上捣乱,班主任体罚了他,回家后这个男生又被父母教训了一顿,觉得非常委屈,就喝农药自尽了。一个正当少年啊,就这么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的家长找到学校,要学校给个交代,要班主任负责。最后,那个班主任赔偿了六七万块钱,现在也被停职了。哪个老师想体罚学生啊?他也是无奈。这里的很多家长都没有文化,不讲道理,平常不会跟学校联系,也不会关心自己孩子在学校的学习、社交情况,一旦出事就找到老师。所以老师也是弱势群体,他们拿微薄的工资,承担着繁重的教学任务,干着吃力不讨好的工作,还要冒巨大的风险。国家应该更加关注贫困地区老师的处境,给他们更多的支持和关怀,否则这里大山里短缺的知识传播者也会越来越少。

 


    珍贵的友情也是贵州之行重要的收获。我真的想说,跟这样一群又会做事又懂得娱乐的出色男女共事,我每天都有惊喜和收获,倍感荣幸。法学院的雪姐,口若悬河,有情况总是抢在第一个,做任何事情都会投入百分之百的精力和热情,无论是她工作时的认真还是她玩耍时的尽兴,都值得我学习;同样是法学院的李昭,知识面特别广,独立、自信,她会走到田野间和当地的居民交谈,她会自配驱蚊水,怎能不让我佩服?被我们成为“杜老师”的阿杜同学,长相憨厚,却深藏不露,出来实践还带了《欧洲近代史》来打发时间,足以看出他的学术品位;经常语出惊人、大爆冷门的兆哲,他为我们的情景剧制作ppt,技术真是炉火纯青,让我们五体投地,平常看起来特爷们儿,以为他粗枝大叶,但出去旅行他总是帮我们女生大包小包地扛行李,感动加称赞!热情开朗的小美,特东北味儿的姑娘,她成功地把我们一团的人都带成东北腔了,平常看她嘻嘻呵呵特别淘气的一个女生,但是一上台那范儿全出来了,果然是厦大辩论队的专业选手啊,总是能把我们说的话总结升华到一个高度,开口就是一个精彩的演讲;小红虽然平常比较沉默,但开展活动却非常认真积极,又是一名好队员!小玉,我们的队长,这一路不知你打了多少电话、费了多少心思、还要花费多少时间和精力,你默默地把我们凝聚在一起,方方面面都为我们考虑到,这么负责的队长哪里去找?可爱的飞飞,你和小玉一样特别会打点行程和生活,有你们在,我们觉得生活如此轻松和幸福!我和飞哥一直是搭档,从来不怀疑他的能力,以前以为他很腼腆,这次贵州之行充分展示了他在台上的魄力以及排练情景剧时伟大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就是这样一群有情有义、多才多艺的优秀男女青年组成了我们强大的“贵州团”,这一路我们共同成长、共同编织梦想!


贵州之行,一路欢笑,一路收获,这经历、这回忆,我们永远珍藏!

 

2009-2017 © 复旦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2017 © Fudan University Education Development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012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