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的边界•心灵的无限——贵州乌江复旦学校支教小记

2012-09-11 01:38:53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  郁飞

今年暑假,我们来自国务学院和法学院的十位本年度蒋震奖学金获得者一行踏上了前往贵州省乌江复旦学校支教的旅途,期待着以我们的所学所知,帮助贵州贫困山区的孩子们获得更多有用的知识和体验,为他们“接通大世界”。尽管在乌江复旦学校只停留了短短的一周时间,但我却在与孩子们的互动中,在与老师、同学乃至当地老百姓的相处中获得了一种别样的收获——那是现实边界的框定和无界心灵的突破相互交织而呈现出的五味杂陈的感觉——令我久久而无法平静。我想,撰写这篇支教札记的过程,也许也正是我重新回味这种复杂的感觉,使之获得沉淀并升华的过程吧。

在前往乌江复旦学校的路途中,我们便已深深地体会到了交通不便给这个原本拥有良好资源禀赋和潜质的省份的发展所带来的边界——从贵阳市区到学校需近两个半小时车程,其中近一个小时是盘山公路。为安全起见,从学校所在的九庄镇往返贵阳市区的客车每天下午3点就会停运,这给当地人的出行带来了很大障碍,有些孩子甚至到成年还没能去看似并不遥远的市区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九庄四周为连绵的丘陵所环抱,由于运输成本较高,这里的老人大都过着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家庭年收入不到一万,却要承受许多物品比大城市还高的物价,生活之艰辛自不必言说。整体收入的低下,也使当地的生活设施、卫生条件等与城市相差甚远。为了维持生计,孩子们的父母大多选择进城务工:即使这样提高了家庭的收入,但孩子的成长却少了一个思想上的领路人。在信息无界限的时代,缺少甄别能力而一味以提升家庭生活水平为目标的孩子们很容易误入歧途。孩子们在缺少照顾和资源的情况下,却面临着同样甚至更大的升学压力,更要过早地分担家庭生活的重任。

现实的边界有时是相当无情的,它不仅可能限制孩子们的发展,更可能造成他们面对这个世界的困难乃至摧毁他们纯真的梦想。在支教中对这一点的了解给了我很深的触动,它先是给我带来了莫大的无力感,同时又逼着我开始反思支教的意义究竟何在。记得在给高一、高二年级的学生做完大学专业选择与大学生活的讲座之后,有一个女生留下来和我们讨论怎样才能把高中数学学得更好,在我们“使劲浑身解数”把自己所能回忆起的高中学习方法和窍门告诉她之后,她却对我们说,“谢谢你们,这些方法都很好,但我在家要帮忙干农活和家务活,实在没有这么多时间来实践和钻研。”面对孩子再真实不过的回答,除了告诉她要多利用边角料时间外,我们似乎也很无奈。生活在城市中的我们没有这样的体会,怎么可能帮助她解决现实的困难呢?也许给予他们所有有关大学生活的期待在现阶段都是残忍的,因为他们眼前最棘手的问题是如何获得与他人平等的竞争条件和资源。在这所12年一贯制的学校,真正升入高中的学生只是少数,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初中毕业就选择进城务工,和他们的父辈一样,从事着社会最底层的工作。对此,我们更没有资格诟病。甚至我们曾经希望向他们介绍进城务工的法律知识,帮助他们保护自己,也只能出于他们的兴趣考虑和当地的实际情况,将主题换成了婚姻家庭法和禁毒法律知识的宣传。

尽管有时这样的无力感会困扰我们,但与乌江复旦学校的孩子们、老师们、乃至九庄镇的许多老百姓们相处的时刻,这种无力感便会随着我们之间的接触,随着我们心灵的共鸣和相互回应而渐渐地找到出路,而支教的意义也在这一过程中渐渐地找到了答案。山峦起伏的地貌特征的确限制了贵州的发展机会,但乌江复旦学校的老师们却让我们相信,只要有他们在,任何交通上的不便利都能够迎刃而解,只要我们愿意来,他们就会将我们带到自己的身边。乌江复旦学校的孩子们也许不能亲眼到市区去走一走看一看,但老师们可以为他们请来贵阳、上海、台湾乃至国外的老师们奉献给他们如同身临其境的授课和讲座,并通过电视、网络等各种途径帮助学生了解外面的世界。当地的生活环境的确较为艰苦,但学校始终把最好的奉献给孩子们,使得乌江复旦学校成为了当地最耀眼的建筑、最安全的区域,他们无论何时都在想办法进一步改造学生的学习硬件条件和生活设施。对我们也一样,当地的老师们为我们精心准备了新的床上用品,随时关怀我们的饮食起居,和我们交流支教活动的开展方案,令所有支教队员感动不已。生活的重担和学习基础本身的不扎实也许令孩子们比别人更为辛苦一些,但这绝不足以阻碍他们勇敢地实现自己的梦想,无论这一梦想是进城务工,还是通过高等教育成为一名老师、法官、医生、艺术设计师,他们都对自己的未来充满着渴望,并且这种渴望往往与他们对这个社会的关爱和心中的正义感紧紧相连,从而超越了赚钱这个最基本的目标。正确引导的缺失也许令他们不如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一般遵守规矩,但也令他们少了很多本来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嫉妒、圆滑,从他们的眼神中,我们看到的是发自内心的好客、喜爱、尊重和对我们所讲授内容的期待。

对这样一群以无限的心灵超越了现实所强加给他们的边界的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支教的意义也许并不是去告诉他们一些知识,因为心有多大,他们就能主动地了解到多大范围的知识;支教的意义也不是去告诉他们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有所少无奈,理想和现实有多少差距,这些或是他们已经体会到的,或者会浇熄他们的梦想。既然他们的心灵能够超越现实的边界,多一些考验只会让他们更加成长。我想,也许支教真正的意义就在于为他们开辟一个在应试化的培养模式之外新的能够引导他们知晓和选择是非的平台,并以我们的热诚回应他们的热情,保存他们心灵的“圣火”。“连接大世界”的意义也许就在于此,它将孩子们与这个大世界“接通”,而不是使之融化在这个世界里。对于我们而言也是一样,这些热情到令我们不好意思,鬼灵精怪到令我们招架不住,又时常带给我们感动、怜悯和敬畏之情的孩子们,怎能不让我们喜爱并从中得到体悟呢?支教的活动也是我们主动去和他们的世界“建立连接”。谁敢说,他们的世界——这个以无限的心灵建构起的世界——不大,不值得我们展开一次又一次的探险呢?

 

 

2009-2017 © 复旦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2017 © Fudan University Education Development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012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