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凡西吉农村教师培训”学员—樊勇学习心得

2010-09-03 04:57:42

今年5月25日—6月18日,我有幸参加了复旦大学组织的“袁天凡精英教师”项目培训。

这次学习,由复旦大学外联处负责,安培在复旦大学附属第二中学进行,主要是通过听课、小组讨论、校园文化活动、学生德育教育等多种形式,使我在教育教学管理、教学方法、教学理念和教学资源利用等方面有了很多的想法,这对于我今后的学习和工作由很大的帮助,使我受益终生。

首先,我们在上海感觉到了国际化大城市的时代节奏感。也许正是身处这样的环境之中,才使得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节奏感很强,从教学管理者到基层教师,从行政到后勤总务,无不体现出很强的节奏感。如果没有上海复旦之行,我还真的难以想象。

其次,学校管理工作严格。从领导到工作者都是一丝不苟,尽职尽责,没有多少空洞的标语、口号和那么多的会议,而这一切都融入了日常管理中,节省了宝贵的时间。

再次,教师教学的基本功扎实。教师不仅知识渊博,而且教学能力强,效果明显。每节课都能注意到学生的能力的培养,而且没有固定的套路,讲求教学的实效性。三维目标在教学过程中都能够融入其中,给人一种朴实无华的感受。

还有,课堂民主化程度很高。在教学过程中,教师始终能以学生的学为主,学生在课堂上的问题很多,老师总是能不厌其烦,至始至终耐心解答。课后学生也和老师之间能随时沟通,师生地位平等,教师乐教,学生乐学,整个校园每天都在紧张、活泼中度过。学校还能有力的组织和指导学生的课外活动,是学生活动有声有色。

这次上海之行我还看到了,上海那么大的城市,那么多的人口,可中学都不大,班也不大,这更有利于学生的学习,学校的管理。相形之下,我们这里的教育主管者倡导什么“大教育”,师资力量不够是限制教育发展的很重要的原因,但是教育发展观念也是很重要的。说什么“教育发展平衡”,实际上大力发展县城教育,大量的老师调进县城,使得乡村师资缺乏,专业失调,成绩好的或者家庭条件好的学生想方设法转学,乡村学校学生成绩很难提高,升学率逐年下降,老师也是看到县城老师靠办补习班发财而大大的降低了教学的积极性,甚至有“乡村教师不如人”、“没有出头之日” 的感觉,使得农村教育滑入低谷,形成恶性循环,严重阻碍了教育发展。学生的家长更是为了那学生繁重的经济负担而背井离乡,家中留下老人无人照顾,土地荒芜。而县城学校呢?学校大,班额大,学校对老师的管理,老师对学生的管理都跟不上,造成管理混乱。老师的目标就放在那几个“清华北大生”的身上,而最需要管理关爱关怀和教育的中下层学生却得不到关爱关怀和教育,再加上县城学校周边网吧等环境的影响,学生缺乏家庭的教育,家长的监督,很多本来很有希望的学生很快就随波逐流,走下坡路,学习成绩也很快下降,有些甚至沦落为社会的渣滓,危害学校教学秩序和社会治安,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想到这些,真是令人忧心啊!

特别感谢复旦大学各组织单位给我们提供的这样一个极好的学习平台,感谢外联处的照顾,感谢袁天凡的支持,感谢团委的积极联络,感谢支教队的合作。

三合中学   樊勇

2010年6月

2009-2018 © 复旦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2018 © Fudan University Education Development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012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