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漫漫其修远兮,吾辈当上下而求索”——2011级蒋震奖学金获奖团队赴乌江复旦学校支教服务行

2012-09-11 01:28:04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  杨濡嘉

十个人,十天,从中国的经济中心到西南小镇,从繁华都市到封闭山区,一群意气风发的青年走进祖国的欠发达地区,接受一场心灵的洗礼。这段经历给我们的,不仅是极端现实的对比冲击、不同生活的别样体验,还有对生活、对国家的新的认识。从贵州回来后,我常常想整理思绪给别人讲讲自己的体会,可每次开口都觉得千头万绪、万般滋味,最后只道是这份经历弥足珍贵。

 

 

生活在别处:体会山区孩子的青春

像做很多事情一样,我在出发之前,也进行了一番心理预设。脑海中模糊设定自己将看到的情境,应该和电视上希望工程宣传的情况无二:交通不便的山区、孩子们扬起有些微脏的脸、全部是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和迷茫,睁着一双双饱含求知欲望的眼睛…当车子从三个多小时的山路中颠簸到站时,我却发现这校园远非想象中的破败。校区规划整齐:小学部、初中部、高中部顺序排列,校园干净整洁,虽然依然难掩略微陈旧的一面,但也远不至于破败。不得不说,孩子们得以在这样的环境里学习和生活,于贫困地区来讲,已经实属不易。

 

 

初到贵州的一个清晨,从山顶俯瞰乌江复旦学校

 

住进学生宿舍之后,艰苦的条件还是暴露在我们面前。盛夏的酷热中,没有空调和风扇的宿舍里蚊虫遍布,才入住一天队员们身上就都是大小不一的叮痕。夜晚睡觉的时候,不难发现每张床上方都是蜘蛛网弥补,时而有形状骇人的蜘蛛爬过。学生宿舍没有浴室,实践队员们需要排队每人每两天轮到一次去校区的另外一栋楼冲凉,这样的生活条件让我们这些在上海习惯了空调的凉爽和洗澡的便利的队员们着实难以适应。然而看到当地年仅十四五岁的中学生们每周洗不上一次澡,只能靠接一脸盆的冷水擦身体来度过炎热的每一天的时候;看到学生宿舍厕所冲水不好,孩子们每天清扫时都要用刷子和铁夹子清理秽物的时候,我们才发觉得自己住在那里,已经算是享受到了最好的条件。不禁回想自己的中学生活,城市中的我们当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受尽照顾,与这边孩子们所拥有的,近乎天壤之别。

经过了起初的不适,队员们慢慢的熟悉了在贵州的生活。我们制订时间表分组安排大家洗澡、定时集合一同在学校安排的教师食堂用餐、整合大家携带的药品用肥皂水和消炎药处理被蚊虫叮咬后发炎的伤口。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慢慢体会了山区孩子们生活的点滴,而这些美好的经历,也丰富了我们的青春。

支教期间,同学们习惯了整理饭桌、自己盛饭、捡碗,更爱上了学校食堂的农村饭菜。来贵州几日,大家的皮肤都黝黑了些许,但充实和快乐,写在每一张青春洋溢的脸上。

 

三尺讲台:角色转换带来感悟与思考

教课的过程是对我们认知的一次全新的改造。尽管作为研究生,大部分队员都有过助教的经历,但真正为孩子们备课起来,每位队员还是觉得相当辛苦。无数次的开会和分组讨论,队员们绞尽脑汁希望能够为孩子们提供即贴近他们年龄段和兴趣点,又具备丰富有用信息的授课内容。

    经过多次的讨论和反复的模拟授课,我们最终决定在高中组实行讲座式授课,包括作文写作、法律知识辅导和大学生活话剧展示;在初中组实行下到各个班级授课形式,通过对同学们的课堂调查和答疑来介绍更多当地孩子需要的信息。

在初中组的授课中,孩子们的质朴和纯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问及他们的理想,有人回答说“想赚大钱,以后不让父母下地里劳作受苦”,也有人写到“当大明星”、“环游世界”,还有人说“想努力学习考上公务员,以后为乡里主持公道、做实事”。这些回答千奇八怪,但都充满了对未来的希冀和积极的力量。我还被孩子们旺盛的好奇心和对这个世界的热情所打动,虽然他们身处山区、虽然他们大多出身贫苦,但他们并没有放弃对外面世界的希冀和探寻。他们提出的问题除了关乎自身的学习、感情之外,还有大量问题表达了对未来的希望、对山区之外一切的向往。孩子们问我们“上海是什么样子?”、“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你们在国外学习的经历?”、“给我们讲一个外国元首有趣的故事可以吗?”这些孩子虽然身在山区、但他们的头脑却并没有因此而禁锢,而是更加关心外面的世界。

当然,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也具备青春期的特征,不少孩子在匿名的问题中问及“能不能给我们讲讲早恋的故事?”、“喜欢一个人怎么办?”、“一直和家人吵架该怎么处理?”逆反心理和对异性的渴求心理,似乎在这些95后的孩子身上更早的体现出来。

七年(六)班的同学们正在认真的在支教队员分发的调查问卷上写明“我的理想”和“我想提问的问题”。

我们对孩子们的各个问题耐心的回答,尽量从自身实例出发,更他们分享我们走过青春的诸多感受,孩子们仰着纯真的笑脸,认真的听我们的讲解,这份经历,既有为人师表讲授道理时的光荣,也有回顾自己成长历程的感慨,更多的则是从孩子们充满期许的目光中感受到的引导他们更好成长的责任。

 

我们向孩子们介绍自己的成长经历

 

高中组授课时队员们和同学们一起认真听讲。

模拟大学生活的情景剧向高中生们介绍大学阶段的学习和生活。

话剧表演结束时,队员们与现场同学们合唱《我相信》,场面热烈、青春洋溢。这些孩子们的热情给了我们最大的鼓励、看到他们这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支教数日来的疲惫都烟消云散了。

 

高中组讲座结束后,不少学生留下来与支教队员交流,队员们也尽力为他们解答学习和生活上的疑问。

然而,孩子们的生活也有沉重的一面,我听到一个年级只有十六岁的女孩子讲自己如何担忧父亲的身体、如何准备暑假去打工来赚取弟弟下一学年的学费,这份淡淡忧愁笼罩了她本该更加多彩的青春,可是就在她讲完这些萦绕在心里的愁苦,还是会扬起微笑的脸说:“不过等到我考上大学就好了,有了知识,以后可以做给钱更多的工作,爸爸的病就可以去治了,弟弟也不会辍学,会一直读下去的。”她还问我,“姐姐,你说以后上大学该选哪个专业呢?哪种会就业好一些?”贫困的生活给了这些孩子更沉重的担子,但却并没有磨灭他们对生活的信心,也不曾夺走他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意志。面临这份笃定与担当,是我们这些实践队员都应该去学习的东西。

 

离开:从不是结束而只是开始

还记得临别时,乌江复旦学校的校长对我们说,孩子们非常幸运,可以接触到这些优秀的大哥哥大姐姐,让他们更加了解外面的世界。而实际上我想说,是我们何其幸运,得以体验不同的人生,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用到此处,方明白这句话的意义。我们曾以为我们了解这个世界,我们生活在中国乃至亚洲的经济中心,我们熟知从北美到欧洲的国家名称历史背景,我们觉得自己每天接触的网络在信息化的社会已经告诉了我们所有需要知道的东西,然而我们不知道的是,这个世界依旧有一些东西,需要我们去亲力亲为方能体会其中滋味。我们也并不知道的是,跟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国度里的一些同胞们的人生,与我们有着截然不同的轨迹。

而这十天来的我们,从一个个初来时一身的白皙细嫩到离开时遍布斑驳可怖的叮咬疤痕,从起初吃饭时的挑肥拣瘦到环坐在一桌狼吞虎咽的吃下地道的农村饭菜,从看到蜘蛛就大惊小怪的惊叫到碰到形状奇怪的昆虫也会面不改色的把它们从寝室中赶走。我们变了,用一种通俗的说法,变得更加“接地气”了。我们不再是象牙塔里高谈阔论的青年,而学会脚踏实地耐心观察和接受这个多元社会的每一面现实。

如若问起我最深的体会,绝不仅仅是觉得孩子们在这样的条件下如何艰苦、也不仅是作为一个城市长大的女孩觉得自己在山区得到了多大的成长和历练,觉得自己可以适应艰苦的环境、砥砺心志。这些当然都是我感受的一部分,可此番贵州之行,让我觉得最深的道理是:每个生命都有属于自己的活法,它总能跳出旁人对其进行的预设,然后以一种属于自己的方式展示不同的精彩。我国西部依旧穷困,但孩子们却开始有机会接受质量更好的教育;农村的孩子们固然质朴,但在学校学习时也存在心理健康的问题值得人们去关注和引导。这样,当再有人跟我谈起中国落后地区的问题时,我会更自信的说自己看到了中国的希望,这希望不仅在日益增加的师资投资、窗明几净的教室、认真读书的少年,而且在社会情况日益复杂的现实。这个社会不再是单一的、黑白的,而是变成了更加多元和彩色。有社会问题被逐渐解决,也总有新的社会问题随着不断产生,这样的变更和循序渐进,于我看来,恰是祖国的希望所在。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中,我辈受到良好教育的年轻人,更该承担推动社会进步的责任,去了解祖国人民在不同地区不同阶层的生活状态、为改善他们的生活贡献一己之力。这次支教之行对于我们来说,虽然在贵州的行程已经结束,但这段经历带来的震撼和引发的思考却不会停止。对于山区的孩子们来说,我们向他们描绘的美好的未来正等着他们去探索;而对于我们这些即将成为促进社会发展的主流力量的青年来说,奋斗之路才刚刚开始。

 

2009-2017 © 复旦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2017 © Fudan University Education Development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012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