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蒋震团贵州支教行感想感悟

2012-09-11 11:26:44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  胡业飞

 

人必须要感谢自己的一些幸运。得到蒋震基金会的肯定,拿到蒋震奖学金是自己的荣幸,而能够遇上一群好的伙伴,来到一个好的地方,获得一段难忘的经历,则一定是自己的幸运。十天的贵州支教行,是我2012年暑假最为辉煌灿烂的记忆。

项目刚刚启动时,我受众人之托临时承担项目申报书的撰写工作。给项目取名时,我反复思考:我们一行十人,究竟要给贵州乌江复旦学校的小同学带去什么东西。知识其实是最难带去的。当我们规划支教内容安排时,我们发现有太多的知识想带到那里:中国历史、国外风情、人生规划、职业选择、大学生活、英语技巧、医疗保健、法律常识、演讲讨论、时事政治…..说不清楚哪个对他们更重要,每个对他们都很重要。有人说,那就给他们带去梦想。可我觉得,梦想又是一种不可强求的东西。梦想是一种长久的、发自内心的、执着的追求。带给孩子们梦想,是我们这短暂的驻足无法刻意奢求的。

所以我想,就让我们一行人来“连接大世界”吧。让我们尽可能多地告诉他们我们知道的东西,让我们尽可能地看到、听到、了解到我们从未认知过的东西。大世界既在贵州同学的身外,也在我们支教团所有成员的身外。他们可能从未离开过家乡,而我们也将第一次在祖国的西南山区生活。他们将更深地认识中国和世界,我们也将更透地领悟中国和世界。所以,来自外省的我们是他们的大世界,土生土长的他们则是我们的大世界。我们有幸有这样的一次机会彼此相连。于是,“连接大世界”也成了我在几经思考后最终定下的支教项目名称。

一趟贵州行,某种意义上证明了世界之大。无论离我的家乡还是我的大学,贵州都很遥远。当踏上贵州省省会贵阳市的土地上时,我们看到的世界有很多相同,也显明地有着不同:更加黝黑的肤色,完全不同的口音,城市在一座座的山岭中间起伏。然而这还不是终点,我们的目的地是贵州市息烽县九庄镇。崎岖的山路增加了亲近它的难度。然而,九庄镇却格外令人感到亲近。下了汽车,踏上的第一条路名字就叫做复旦路。借助贵州省、上海市以及复旦大学的援助,乌江复旦学校在九庄镇建起了颇具规模的教学楼,高大的校门上撰写着“乌江复旦学校”的大字。校园内的黑板报上贴着复旦校歌的宣传海报,展示着复旦校歌的简谱曲调和经典歌词。远在贵州,有一群人和我们唱同一首校歌,有一个学校和自己的母校同享一个名字。

能够来到九庄镇,必须要感谢乌江复旦学校的大力支持和已经驻扎在乌江复旦学校的复旦校友的倾力帮助。在我们到来之前,四位和我同级的复旦校友已经在乌江复旦学校驻扎了一年,担任该校的常任授课教师,给初中部学生教授英语以及各类副科课程。七月中旬,他们就将胜利完成支教任务,返回复旦大学开始研究生生涯。他们是真正在这个地方流血流汗的支教人。他们在这里上课、答疑,组织主持学校活动,家访、照顾每一个认识或者不认识的学生。相比他们离开复旦前的样子,他们都瘦了很多,足见他们的辛苦。但这换来了学生的真心拥戴。学生愿意和他们谈心,愿意在他们的督促下学习。当我听到这的时候,我想:可能这正是世界相连的证明吧。这种相连激发出强大的力量,让复旦人坚持在这片土地上,让这里的孩子心中升起了对外面世界的渴望。

于是我们迫不及待地想开始为孩子们做些事情。经过和学校方面商议,我们确定了两大块的工作:一是面向高中部的同学开设有实用价值的讲座,二是下到初中部的各个班级和同学聊天,了解他们学习生活上的困惑,尽我们的能力去解决。在我这里,我和陆娇丽负责在7月4日晚与7月5日晚主持演讲“今晚,我们聊作文”,向乌江复旦学校的高一同学与高二同学传授我们的作文经验与建议。讲座完毕,我二人深深一鞠躬,听到全场如雷的掌声,颇感欣慰。人生中的第一场讲座奉献给了祖国西南大地,令人永生难忘。我万般嘱咐同学们:今天我们两人讲的东西,很可能随着时间的流淌,在你们越来越模糊,所以我标注出了最精炼的几点东西,希望你们即使忘记了其他所有东西,也记住这最核心的内容。这会使你们受益终生。希望这些孩子们能记住。

晚上讲座,我们就在白天时间借用思想品德课、美术课、音乐课的机会,分别下到不同的班级里面,给他们上一堂“别开生面”的思想品德课。有同学热心地告诉我们哪个是“好班”,哪个是“差班”。比如我和娇丽第二个到的班级据说就不是一个特别好的班级。果然,这个班级的同学多数是不太受学校老师青睐的那种类型:爱插嘴,好动不好静。然而他们并不笨,很聪明。在贵州期间,一共下到了四个初中班级。这个班级的孩子反应最为敏捷最为快速。我鼓励这个班级的孩子努力学习,考上大学就可以到更广阔的大世界里面看一看了。有好几个同学露出了不屑一顾或者并不指望的表情。离开这个班级,我略微感到一点悲伤:或许是家庭的经济条件问题,或许本来就是男孩子,爱玩玩闹,不太坐得住。就因为这个,他们被划到了差班上,慢慢地没有了对未来的期待。他们需要更多的鼓励来让他们站起来,站出来,做出努力。

我觉得,有一些世界离我们近了,有一些路程依然还是那么遥远又漫长。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要离开的时间了。尽管日子过得清苦,但我们依然对这个充满了美好回忆的地方恋恋不舍。感谢乌江复旦学校给我们一个舞台,我们在上面挥洒热情和真心。感谢蒋震基金会给予的机会,我从未想过可以以这么难忘的形式在云贵高原上度过十个日夜。感谢我们全团的所有成员,最可靠的团长金孔羽,带给所有人欢笑的“大姐姐”们董雪、郁飞、李昭、成小红、杨濡嘉,我的好室友好兄弟杜旭赟、吴兆哲,好搭档好战友陆娇丽。十个人不可拆散。

临走前的晚上,一个小男生跑到我们三个男生住的地方(一间旧教室),拿出了三份A4纸大小的东西,说是送给我们一人一份的礼物。我们透着灯光,惊奇地发现竟是剪裁精美的中国剪纸。三个男生在简陋的教室里面感动而又激动。我们赠送小男生一本历史书,告诉他可能现在还不好看,所以一定努力,到了大学,水平提高了,就会发现这本书很好看。我还叮嘱他说:在偏远的西南山区,剪纸的梦想生存的很脆弱。所以,一定努力学习,到了大学,剪纸的梦想会一下子变得坚强很多。那里会有更多梦想生存的土壤。

感谢这个小男生。他让我真正触摸到了他的梦想。乌江复旦学校与家乡母校的距离不变,但我们与乌江复旦学校彼此亲近、不再相隔遥远。梦想将我们和他们彼此相连。但愿这种相连跨越万水千山永不断。

2009-2017 © 复旦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2017 © Fudan University Education Development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012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