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江复旦学校支教感想

2012-09-11 11:17:50

复旦大学法学院  李昭

犹记得初到乌江复旦学校的那一天,我就被这里灿烂的阳光和碧绿的稻田深深地感动。这里的人和物都是那么纯净那么亲切,远离尘世的一切喧嚣。在短短的一周之中,我们参观了息烽县九庄红军烈士陵园,为高中部的同学开展了讲座,与初中部的同学交流了学习经历和人生体会,并与学校老师和复旦支教团的老师就当地的教育发展情况进行了深入交流。

息烽县有着优良的革命传统,多少志士仁人曾在这片土地上抛头颅,洒热血,宁死不屈,抗争到底,才换来了我们今天幸福安宁的生活。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军统局在这里设立了息烽集中营,共产党人罗世文、张露萍,爱国将领杨虎城、黄显声及民主人士马寅初等,都在这里度过血雨腥风的铁窗生活。1935年4月,彭德怀、杨尚昆等率领的中央红军第三军团突破乌江后在息烽县九庄集结,并等待后续渡江的红军五军团官兵。尾随而至的4架国民党反动派的轰炸机对这个小镇进行狂轰滥炸。为了掩护群众和保护老百姓的财产安全,红军战士放弃隐蔽,冲上该镇制高点祖师观山头,吸引敌机注意力,并用机枪展开对空作战。 1969年,息烽县政府组织力量对散葬在各处的150余名红军烈士遗骸进行清殓,并集中安葬于他们曾经战斗过的祖师观山上。如今,当我们站在九庄红军烈士陵园雄伟的纪念碑下,山风在耳旁呼啸而过,当年的枪林弹雨仿佛历历在目。望着延绵到天际的青山和山下安居乐业的人们,我们深深体会到了红军战士保家卫国的豪情壮志和百折不挠的英雄气概,那是一种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热爱,对人民的厚重的责任感,对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作为当代的大学生,我们应当继承和发扬革命先烈的爱国精神和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努力学习,报效祖国,担当起时代赋予我们的重任。到乌江复旦学校支教的一周,是我们用自己多年学习的知识回报社会的宝贵机会,我们将竭尽自己所能,为这里的孩子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在支教结束以后,我们也将带着这种强烈责任感,对祖国和人民心怀感恩,更加努力地投身到未来的学习和研究中,为祖国的建设添砖加瓦,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在乌江复旦学校支教期间,我与这里的学生和老师成为了好朋友,他们的真诚令我感动,也让我深深地感受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因为我被别人所信任和需要。为高中部的同学做了两场关于法律的讲座后,同学们对法学院的生活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虽然我告诉他们法学院的生活需整日以厚厚的课本和案例为伴,当律师和法官需要通过难度很大的司法考试,从事涉外法律业务还必须精通外语,仍然有孩子非常坚定地告诉我他想做一名法官,像包青天那样为老百姓讨回公道,他们对梦想的执着让我非常感动,也让我觉得自己有责任呵护他们的梦想,并帮助他们实现梦想。在和初中部的同学交流期间,孩子们普遍反映对学习英语没有兴趣,而且感觉很难。我与他们分享了学习英语的方法,我在黑板上画了一个表,列了诸如“ill-bill-pill-hill”“lake-make-fake-bake”等单词串,希望教会他们以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的方式记忆更多的单词。在八(6)班的课堂上,我们还做了击鼓传花的游戏,由一名支教队员在黑板上写一些简单的英文句子,请同学们朗读英文原文再翻译成贵阳话,然后由另一名支教队员向他们学习贵阳话。我在黑板上写得最后一个句子是“We love Mr. Qiu.”,当一个小男孩把这个句子念出来时,全班同学一起将感激的目光投向了站在一旁的秋老师。他是八(6)班的英语老师,作为复旦支教团的成员在乌江复旦学校支教了一年,与孩子们培养了深厚的友谊。在欢乐的游戏中,孩子们发现了英语是一种交流的工具,更好地掌握英语可以帮助人们更便利地沟通,更好地表达彼此的关爱。离开课堂之前,我们还在黑板上留下了联系方式,同学们之后可以通过QQ或者邮箱等方式与我们继续保持联系。我们也希望对孩子们的关心不会因为支教的结束而结束,我们将继续与孩子们做好朋友。

    在送别晚宴后,王毅书记曾找我谈心,他语重心长地说:“你们从大城市来,一定觉得我们学校的硬件设施很落后吧。”我对他说,“其实学校的硬件设施并不差,电脑投影仪一应俱全。很多孩子都有手机,可以随时获取互联网的资源。我认为最关键的问题是孩子们缺乏父母的关爱和引导,使得他们丧失对学习的兴趣和信心,而且不容易信任别人,对人际交往产生惧怕。有些孩子觉得很无助,来找我聊天,我发现他们其中的大多数都是留守儿童。他们的父母希望给孩子更加富足的物质生活,双双到城里打工,把他们留在爷爷奶奶或其他亲属身边。实际上父母的关心对孩子的成长是无可替代的,物质生活再富足也无法弥补孩子心灵的创伤。”王毅书记说,留守儿童的确是学校面临的一大问题,他们学校曾经计划让任课老师在课后担任起父母的角色,但学校师资力量本来就很薄弱,这样做给任课老师带来了很大的负担。我建议让复旦的支教队员负责关注学生的心理动态,定期找他们谈心,由于年龄相近,有些不愿意向老师吐露的心事孩子们更愿意跟我们说。王书记说,他们也这么想过,但是在校学生中有300多个孩子都是留守儿童,支教队员也很难照顾到那么多的孩子。王书记接着说,他曾经写过一篇论文,要求国家出台政策要求父母打工时必须将孩子带着身边,就地入学。他认为这是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根本方法。但我认为,在目前的户籍制度下,就算孩子跟随父母外出打工也未必能够在当地获得良好的教育,因为义务教育的经费来自于地方财政,一些地方政府可能因为外来务工人员没有当地户籍而且纳税记录较少而拒绝让其子女入学。说到底,留守儿童是一个由地区发展不平衡和户籍制度限制所引起的结构性问题。但是,我们仍然愿意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助农村孩子健康成长。我们希望能够为图书馆捐献图书,拓宽孩子们的视野;与同学们保持日常联系,为他们解决成长中的困惑;设立奖学金,资助学习优秀的同学到复旦大学参观,激励他们努力学习,早日成才。
    在九庄支教的短短一周中,我们在这片先烈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缅怀他们的英勇事迹,学习他们高尚的爱国主义情操和艰苦奋斗的精神;我们踏上讲台,深入寝室,与孩子们畅谈理想和人生,同时也深刻地理解了当前乡村教育所面临的困难。这将成为我生命中最难以忘怀的记忆,时刻提醒我勿忘使命,奋勇前行。

2009-2017 © 复旦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2017 © Fudan University Education Development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01263号